万竹园爱荷亭雕刻-山泉湖河
爱荷亭
海棠院之北,是泉水汇成的一个小池塘,池上架桥建亭。桥即为南北中轴线,亭居中轴线中央,将桥分为南、北两段。亭原无名,因开六角形平面林正杰,俗称六面亭;1985年万竹园复园时,齐良末(齐白石幼子)为此亭题匾“爱荷亭”,后用为亭名藕饼的做法。
爱荷亭


爱荷亭题匾

爱荷亭西侧水中倒影

爱荷亭六角攒尖,六条垂脊交集的顶部石原夏织,上覆束腰圆形宝瓶。垂脊的下端喜帖街歌词,设置垂兽(又称角兽),既能防止垂脊上的瓦件下滑苦儿修真,又起装饰美观作用。
爱荷亭攒尖式屋顶

爱荷亭垂兽

亭内部空间分内外两层妖圣传,各有六根红柱。内层条凳红色,外层木椅绿色。绿色木椅的靠背是向外弯曲的,俗称“美人靠”、“鹅颈椅”。
爱荷亭内层条凳装饰

爱荷亭美人靠

亭内层藻井下的六面额枋传奇家族对战视频乘龙怪婿3,都绘有较复杂的苏式彩画,以人物、园林、山水、花鸟、花卉为题材,是万竹园内面积最大的苏式彩画群富宁安。
爱荷亭苏式彩画






请留意亭子外层内的额枋,每面在红底子之上,都雕绘着盘长结。忽然想起,中国联通的标志图案与之何其相似!
爱荷亭内雕饰:盘长结

中国联通标志图案

爱荷亭的雀替,木雕云龙吐水,形象空灵飞动龙翔仕途。龙身漆成浅蓝色,龙嘴大张,口吐甘霖,寓意风调雨顺。爱荷亭东、西厢房均为棂格廊房,各有两种图案的出头枋,一种雕喜鹊登梅,另一种雕喜鹊立于桃枝之上——这叫“寿上加喜”沉静如海。与望水泉厢房一样,这里的出头枋也全被漆成红色。
爱荷亭雀替:云龙吐水

爱荷亭厢房出头枋:喜鹊登梅

爱荷亭厢房出头枋:寿上加喜

爱荷亭南边的二孔小石桥,连海棠院;北边的二孔小石桥,通木瓜院。二桥长宽等距、样式趋同,为便于表述,特称为南桥、北桥。
南桥的桥墩,东端浮雕“姜太公钓鱼”,西端亦浮雕人物故事,似是“西施浣纱”香蕉花。请仔细看“西施浣纱”的右下角,一条鱼跳出水面,这条鱼为看美女可真够拼的!作者摈弃了“沉鱼落雁”的套路,逆向造型。哎呀,这个爱荷亭,既有美人靠,又有西施浣纱,真是艳福不浅哪,怪不得是张家大院饮酒、赏月、观鱼的好地方!
爱荷亭南桥

爱荷亭南桥东桥墩:姜太公钓鱼

爱荷亭南桥西桥墩:西施浣纱

桥头的桥柱巴东一中,都有构思严谨的石雕。南桥的南端有东、西两个桥柱,各雕四幅图,两幅人物画——王羲之爱鹅、林和靖爱梅,两幅花鸟画——喜相逢、一路连科机车游侠。《晋书·王羲之传》所载书法家王羲之爱鹅的故事,一直为民间津津乐道,更被文人雅士引以为超然情怀。林和靖,即北宋诗人林逋(bū),终身不仕、未娶,酷爱梅花、仙鹤,号称“梅妻鹤子”,其《山园小梅》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乃是咏梅佳句安其拉神庙。
爱荷亭南桥南端东桥柱:王羲之爱鹅

爱荷亭南桥南端东桥柱:林和靖爱梅

爱荷亭南桥南端东桥柱:喜相逢

爱荷亭南桥南端东桥柱:一路连科

爱荷亭南桥南端西桥柱:王羲之爱鹅

爱荷亭南桥南端西桥柱:林和靖爱梅

爱荷亭南桥南端西桥柱:喜相逢

爱荷亭南桥南端西桥柱:一路连科

南桥的北端,也有东、西两个桥柱,各雕四幅图:渔、樵、耕、读,既蕴含有馀、有薪、有粮、有识神医修龙,更彰显隐士高人风范。雕刻十分精细,例如渔,营造树下山脚水畔的环境,钓者戴斗笠、坐岩石,一手持竿,一手扶膝,表情专注而又恬淡;钓竿、钓丝、鱼篓、水纹都处理得很熨帖,人物衣服上的花纹、皱褶也清晰有致。
爱荷亭南桥北端东桥柱:渔

爱荷亭南桥北端东桥柱:樵

爱荷亭南桥北端东桥柱:耕

爱荷亭南桥北端东桥柱:读

爱荷亭南桥北端西桥柱:渔

爱荷亭南桥北端西桥柱:樵

爱荷亭南桥北端西桥柱:耕

爱荷亭南桥北端西桥柱:读

爱荷亭北桥的桥墩浮雕,东边桥墩是云龙图案,西边的是“太师少师”——雕一大狮子和一小狮子共滚绣球蒋霆凯,寓意太师、少师(或称少保),明清时期太师是正一品,少师是从一品,都是高官,代表位高权重。
爱荷亭北桥东桥墩:云龙图案

爱荷亭北桥西桥墩:太师少师

北桥的南端,东、西桥柱各雕四兽:虎、豹、狮、象,寓意虎威饱满、世世吉祥。
爱荷亭北桥南端东桥柱:虎

爱荷亭北桥南端东桥柱:豹

爱荷亭北桥南端东桥柱:狮

爱荷亭北桥南端东桥柱:象

爱荷亭北桥南端西桥柱:虎

爱荷亭北桥南端西桥柱:豹

爱荷亭北桥南端西桥柱:狮

爱荷亭北桥南端西桥柱:象

北桥的北桥头,东、西两侧石礅上,各圆雕一个怪兽蚣(xià),东为雄兽,西为雌兽。这种怪兽也曾雕塑在万竹园东院一孔石桥的北桥头,因为谁也不清楚这种虚拟怪兽的长相,工匠只好参照龙、狮子、麒麟等动物,自由组合造型,所以形象差别较大。不必拘泥于它的形象,洪煦榆而重在文化符咒作用:镇水辟邪贝通网。
爱荷亭北桥北端东石礅圆雕:蚣
爱荷亭北桥北端西石礅圆雕:蚣

龙生九子,名字都很怪诞,“蚣”尤怪闻人羽。这个字极端冷僻,不见于《康熙字典》等字书,但明代杨慎(就是写“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”那位)《升庵集》卷八十一《鸟兽·龙生九子》,较早标明龙生九子的名字变态假面,其中清清楚楚写的是“蚣”,清代文渊阁编纂的书籍也都是这样写的;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1年12月第一版《汉语大词典》第8卷,严谨地恪守古字。但是现当代出版的大部分图书,包括网上文字,大多写的是“蚣蝮”,连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也是如此。这很可能是因为电脑打不出“”,便图省事代之以“蝮”。若不正本清源,传来传去,“蚣蝮”流行,“蚣”就消亡了。
杨慎《升庵集·鸟兽·龙生九子》

《汉语大词典》第8卷第868页

过北桥,进垂花门,便是西院最后一个院落——木瓜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