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代贫农睡了上海女知青|我的兵团我的连⑨-monGo游


据传“苹果”在给团领导的信中,还解放思想大胆用了“性虐待”这个当时大多数中国人不懂的词

《我的兵团我的连》系列之九
1968:一去拉拉玛 赵二秋和上海妻子
作者:陈平(《mongo游》驻站作家)如何成为驻站作家,回复驻站>>>
陈平是兵团老战士,父亲为国民党军队连长、黄埔军校毕业,新疆解放起义。陈平几十年的南疆兵团生涯,折射了一个时代的历史。微信公众平台《mongo游》获陈老先生授权刊发《我的兵团我的连》。同时特别提醒,何新社亲身经历《消失的楼兰:人类史上首次徒步穿越罗布泊》系列mongo游将继续刊发。
南疆地势西高东低。山本一木
喀什噶尔河发源于帕米尔向东流;而发源于昆仑的叶尔羌河由南向北流向塔克拉玛干大沙漠。像躺在西高东低的斜坡上,河床改道总往东偏,却偏偏有一股支流顽强拼搏向西流,漫过荒漠沙丘,留下一串大小水潭天龙任逍遥。
1951年“镇反”后一批劳改犯被押到铁里木荒原,他们把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水坑连接起来回首萧瑟处,硬是把水引到42团10连。
我在测量组与拉拉玛引水渠打了十几年交道。42团争取上级投资人道纪元,年年修渠,截弯取直。
1968年,我们测量组测小涝坝10公里渠线,住在看水员赵二秋屋里。微信公众平台《mongo游》获陈平先生授权刊发。

赵二秋娶上海女支青的故事曾轰动一时。
那位女支青外号“苹果”懒虫网,资本家出身。1965年8月香山中学,上海支青人还未到,行李已运到8连、6连和1连。
我们卸行李时麦振鸿,对一口大箱子吃了一惊奇鹤堂。那箱子里能躺下一个人,樟木板边包着闪亮的铜皮。
七八个小伙子将箱子抬进女生宿舍。有位小伙子心里痒痒地说谁能找上她当老婆就美死了。
众人起哄道你别驴尾巴打肚皮一一自己给自己宽心了。小伙子耍二秋道她肯定是资本家,老子三代贫农,睡她是给她换种子。

文革影片天浴,女主人公被几个苹果夺取贞操
众人笑他癞蛤蟆想给天鹅换种子,想把天鹅变成癞蛤蟆。连长在边上听了收住笑严肃地说,上海支青到了可别这么瞎说,嘴头子涮干净点儿。
新疆地邪,说啥事啥事应验邢秉懿。那位女支青三年后果然宣称“非三代贫农”不嫁。赵二秋乘虚而入。
从见面到结婚一个月,隨后,赵二秋找团领导瞎编说有个男支青常纠缠“苹果”大唐纨绔公子,要求到荒无人烟的拉拉玛看水,远离人群,“草屋藏娇”。
我们的到来使赵二秋大为紧张:10连给我们派了一个姓丁的上海支青扛标尺。赵二秋本能地警惕任何男支青接近“苹果”。微信公众平台《mongo游》获陈平先生授权刊发。
“苹果”长相很一般权杖 梦溪石,圆脸,翘鼻子,说起话来神色夸张,感情冲动。除我之外,其他人听不懂上海话。
我听到“苹果”和小丁嘀咕上海话:“于(有)信弗拉(没有)?”“墨格(没有)庶女医香 。”“那能(怎么)尕长辰光(时间)墨信啦……”晚饭后,我到渠边洗手玩水。
赵二秋神魂不定地到我身边问:“听孙祜说你懂上海话。他们说了些啥子?”
孙祜把我出卖了。我平生最讳忌打听别人隐私。我轻描淡写说:“没听清。光听说有信没有。”
赵二秋一听立即紧张起来:“信莱阳卫校?什么信?”我心里长叹一声,这两口子都叫人同情:一个二秋性子,斗大字不识一筐子,为拢住娇妻绞尽脑汁;一个资本家千金,高中毕业,为“换种”嫁给自流人员。
听孙祜说赵二秋私下问他怎么让女人尽快怀娃娃,有了娃娃才能拴住心。赵二秋几乎寸步不离“苹果”,包括她到沙包后头去解手都先查看一番。

我看着心里好笑:如此夫妻过着有啥意思。
其实,姓丁的男青年与我言谈间,流露出一种情绪,看不起任何嫁给“北佬”的上海女支青村花筱叶,尽管他也同情她。
在小涝坝住了7天,返回时赵二秋两口子坐上我们的骆驼车。一路上她和小丁叽哩呱啦说上海话,赵二秋直给我使眼色。微信公众平台《mongo游》获陈平先生授权刊发。
他听不懂上海话,提醒我注意听了告诉他。我把头偏向另一边。
一个月后,关于赵二秋的“苹果”的消息传开:“苹果”逃回上海并给团领导写封充满感情的信,要求离婚二位由木人。

他俩的故事也传开了:赵二秋把俩人工资一分不给“苹果”,怕她有路费逃走,并把所有“苹果”的家信全“活埋”在房后一个沙包红柳下了,他要斩断她与上海的任何联系。
“苹果”一年多没有父母音讯,焦急万分。她找到10连一位当卫生员的上海女支青,托她与上海家里联系。
她父母给卫生员来封密信约定:10月份团领导将收到一份“母亲病危速归”电报,她可以申请探家,并告诉她一个秘密,大箱子底是夹层铺藏着两千元现金。微信公众平台《mongo游》获陈平先生授权刊发。
这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,相当于我66个月的工资!“苹果”依计而行,成功“逃回上海”。
赵二秋翻空大箱子暴跳如雷。据传“苹果”在给团领导的信中,还解放思想大胆用了“性虐待”这个当时大多数中国人不懂的词翻身的日子。
我当时的理解是:“性虐待”就是打她一顿还要跟她上床。
我再次去拉拉玛,路过赵二秋看水点。看到他那付丧魂落魄的样子,我们都安慰他还年轻,大不了再找一个。
我特意进里屋看看张开大嘴的大箱子,心里说还是资本家厉害,大老粗到底斗不过资本家小姐。信用卡提现手续费种没换成,倒让人把魂抽走了……

mongo游驻站作者简介:陈平,网名陈新元,新元。1948年元旦生于喀什伽师县,父亲为国民党四十二师骑兵团连长,参加九二五起义。本人1964年参加工作,在农一师,三师工作33年。当农工大茶饭,测工,教师,新闻干事,宣传处长,文联主席等伐头岭。1997年调兵团史志办处长,兵团民协主席。2008年退休。个人专著《走过喀什》《大漠足音》《拓荒者》《昆仑岁月》等。
想要对话陈平吗?请给《mongo游》留言>>>
下期将继续推出陈平关于新疆的精彩故事,敬请关注>>>
你想看何种类型的文章,请给《mongo游》留言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