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月,一些行走间的片段。-狮氏诗
2017/07/17 | 总序
“回北京的飞机上,家里已经早上六点二十了。
我在飞机上睡醒,打开网易云,回到北京时区。
二十天,八次飞行,在伦敦听了许多街头音乐,走狭窄的旋转楼梯到牛津教堂顶部,十字架挂在上面。从斯特林开始追逐每天的日落,我们爬上华莱士碑,去爱丁堡的卡尔顿山,哥本哈根的停留时间虽短,还是抢着时间到了市政厅上面,看不是正方形的哥本哈根东南西北方向有怎样历史的演变。接着记录奥斯陆的完美日落兽人之雄雌,从阿克尔码头一路步行,游走过中央过车站,然后迈上歌剧院的楼顶,和白色的海鸥与墙壁一起看半个晚上海上云彩的变化。赫尔辛基的宜居情怀,在凯伦公园远眺再沿着波罗的海行走,傍晚黄昏是一股浪漫慢悠悠的蓝,交际线条温软朦胧。从波尔沃古老的教堂和河畔酒红色房子回来,遇见一场大雨,因而有幸路过Hernesaari里燃烧的壁炉。也是在赫尔辛基,第一次在过山车上看落日金红色的太阳。最美的余晖大概是在斯德哥尔摩,清淡的粉紫色云团会包围瑞典王宫周边,云推着热气球一路飞过城市中心。斯德哥尔摩的游乐园更是美妙的,园内金色余晖穿透灰色云层照在海面帆船上,园外城市被浓郁的粉色覆盖。
整个北欧缓慢又浪漫,简单又饱满。
而我也还热烈钟爱,尹惠熙这八次飞行中,彩色的窗外。”
2017/07/04 | 英国
“在伦敦去往爱丁堡的火车上,看地图沿着北海。天空是一路的晴,云很多很多。绿色草地上的尖顶建筑,瓦墙庄重,裹着深邃的斑驳。
喜欢许多:自由和自信的欧洲人,热情尖叫和卖力舞动,不介意性别和身材爱的幸运曲奇,露着一些些宽厚的肩膀和鼓鼓的小肚腩。金发碧眼的小女孩坐在爸爸的脖颈上,整个人发着暖洋洋的光一百万韩币。大家在海德公园里合唱Justin Bieber的歌曲,摇着手机,Bieber穿着橙色卫衣,摄像机打在他身后的蓝紫天际,地上落着无数啤酒罐和玫红色高脚杯。
成群的山羊此刻从眼前略过。
半天时间去了东伦敦,有些小小的没落,也不乏西装革履的金融人士。星期一,街边小店关闭得多,在集市认认真真的挑选礼物光大集团,我们给小孩买衣服,给朋友买收藏品,然后顿足很久在这里给家人买是中国情结的手工艺品。艺术区在布置新的展览,悠悠转转逛遍Vintage店黑道快餐店。然后在Close-up里定下了未来一段时间想大胆去做的事。我们希望改变中国人对于复古文化的认知,希望人们放眼于除了最现代奢侈物质以外的古感美学。
牛津很安静,城镇虽小,爬细细的旋转楼梯,景色看在眼里尽是饱和。男孩们穿着燕尾服读书。白发老人侧身对着彼此,坐在花园里晒太阳。我们路过教堂,也被包围在图书馆外的城墙。听那英的《梦一场》,生活中不该有那么多伤心事。
我们要用自己理想的方式去过一生。在泰晤士河胖散步,傍晚清凉的风吹在身上,听耳后整点敲响的钟。许许多多游人,用脚底踩过的时间,换取眼中留念的心安。旅行常令人减少焦虑。
喜欢望着彩色双层巴士路过老建筑,对路边静坐的流浪汉和狗心怀尊重。食物总是很腻,天气每一刻钟变换着阴晴,硬币很难区分面额。暴走完回家,我们总是睡得很香。
这是我停留过的伦敦。”
2017/07/08 | 挪威
“N Telenor 4G 晚上九点二十一分:
穿着薄马甲的金发老奶奶,举着相机,拍她正和海鸥合影的外孙。海鸥很大一只,站在奥斯陆歌剧院的楼顶,背对城市房屋和川流车道,它四处张望,它白色羽毛翅膀随着微风轻轻震颤,不惧怕旁人,它观察着我们这些迷恋自然风光的人文野兽,腻了才飞走。海鸥没停下过,盘旋在整个城市,发出呕呕鸣叫,海鸥背很白,翅膀尖是方滚滚的灰色。
我也坐在这屋顶,脚踩着斜坡,背后是歌剧院的金属墙壁,银色墙身被夕阳余晖打成了偏金色。游人摆出各种剪影造型,还有人在倒立。行为艺术是不必要被定义的,凡是能给人带来快乐的举动,都是生活里没有标签的艺术行为。
时长会在自己独处的时候觉得身体慢慢发冷,时长放肆想象把自己投放在比眼前更远的地方。这是我养成的新习惯:一次次把自己推得更远。在哥本哈根好像是证券中心的广场前,艺人奏着乐器打起节拍,鸽子飞来落往,骑单车的人匆匆掠过。爱侣们坐在台阶上。环视一圈,看到了超级英雄的海报。我站在广场中心,幻想希望自己脚步一刻不停,我将用一生的时间追求自由。
只是谁也不知道,自由是不是逃离现实的护盾。
阿克尔码头的上空,云卷云不舒,浓密的泛紫色层层叠叠,远山背后是不显眼的肉粉色。距离今天的日落还有四十分钟,市中心几乎被深重的云雾袭笼,太阳藏得看起来密不透风。我坐在这里葛健,眼前是海,海周环山,肩膀往右伸向凝重的城市傍晚,十字路口交替的红绿灯牌和车流不一的转向灯。似乎在奥斯陆看足了云朵,没有一点点遗憾,是最喜欢云的色系的云。
而正在此时,zt给我听李代沫的《遗憾》。我要在这里等夜幕垂降,等这些紫色粉色从我眼前消失。(等又一天的微小快乐和悄秘孤独睡着)
fine 喂一只饥饿的海鸥吃了米饭,它满嘴饭粒。”
2017/07/10 | 芬兰
“elisa wifi time 01:23 伴着晚上十一点的渐变色日落到达赫尔辛基,十二点找到民宿房子,No.69 building b 2.5 floor.天就快亮了,鹅黄色慢慢升起来了。最近是游走在一个白昼很长的国度空间里,虽看不到极光,却感受了满满的天亮,照得人不知疲倦。
倒计时一周,距离到北京还有两次飞行,我把不快乐的日记删掉了。对赫尔辛基充满期待,我要用把眼睛灌满的方式来压榨脑细胞,不去往其他地方分散。”
2017/07/10 | 芬兰
“赫尔辛基是一座现代与古典交融的城市,钢化玻璃包裹的大厦和花岗岩外筑的老楼会是相邻的。市中心道路有一些坡,此起彼伏。也有城轨,和奥斯陆的形状类似,颜色有所区分。城轨很窄,每排坐下2-4个人,间隙微乎其微。城轨穿梭在道路中间,行人分外小心。很喜欢赫尔辛基大教堂,攻略上对恩格尔的建筑倍加夸赞,确实是。洁白的教堂外身,庄重、高大、干净不已。站在教堂外的阶梯上就能看到城市里的浓缩景象,楼宇林立两旁,狭窄的道路边排列着不起眼的商铺。赫尔辛基的商铺很低调,从没有鲜艳夸张的门牌,不仔细看的话,几乎发现不了是些底商。岩石教堂里有女人在弹一种琴,远处看不清楚。岩石墙壁局部点着蜡烛,今天发现教堂里总有角落亮着蜡烛,会收费,可以做祈祷用。坐hop on hop off的观光大巴,路过公园、学校、体育场,还有芬兰人骄傲的音乐家和建筑家雕塑,有名人出没的咖啡店,有百年称号的面包店,等等。打车到库洛岛上吃了一顿地道的成都火锅,在对面的超市冻得浑身冰凉,怪不得北欧的海鲜这么鲜鹏金所,大概是冰柜太勤奋。“凯伦公园”,淡蓝色天际照在海面,闪着荧光蓝色的光。野鸭成群成列,从海上跳上礁石爱达力奶粉,或者从礁石旁边游过。人很少,风景壮阔。许多种船,邮轮,游艇,不同编号和质地的筏,在水上轻轻飘,快快游。我望着这一切,盼愿自己的心更大一些,容下这些美好的风景。如果要我点一根蜡烛,这是今天唯一的心愿。
听歌到这里,还是一首浪费你好李焕英。”
2017/07/11 | 芬兰
“今日风大,通讯电路里都是风的声音。芬兰堡上有一个不大的玩具博物馆,我可能在那里弄丢了今年的第一个生日礼物。也在那里,又走到了今天的海。仍然到处是海鸥,是属于自由飞翔的地方。我去了波尔沃,另一个小城市,完全古老,以出口皮草和琥珀刚好为生。波尔沃的教堂非常老旧了,是18世纪由瑞典掌管时建造的,堂内设有辉煌的壁画,却是我在欧洲见过的最安静的教堂,行人寥落无几,压低了轻微的脚步声,坐在木椅上,呆呆望着前方。周围还有几幢浅颜色的小房子。中雨持续,明信片上的风景少了些背景色彩,也能看出1346年留下的好看痕迹。隔岸是酒红色的房,绿色的草长满彼岸。河道里灰绿的水,被掉下来的雨滴拍打着。桥上偶有车过。回赫尔辛基雨越下越大,意外到了在书里看见的咖啡厅,厅的中央是顶天的壁炉,盛着滚红的火,给阴天的芬兰增添了温度。有人给胖女孩送来惊喜,是圆圆白色的气球,她开心得不得了。
看完了《28岁未成年》,怀念敢爱敢恨的勇气。23岁前,要把自己越来越多的收敛和压抑通通丢掉。”
2017/07/12 | 芬兰
“在听《独家记忆》。最近迷在几首中文歌单里。今天的日落是在游乐园里一窥的,在过山车上。在芬兰的最后完整一天,开车晃荡了100公里,为了在森林里踩几脚。非常喜欢森林了,绿色植被直入天际,树根笔直笔直的。在阳光的间隙下随风一闪又一闪。森林里公路上几乎没有车,听闻曾经有熊出没,冬天是有麋鹿和驯鹿的金凯瑞三人组,也是可以在那里看到极光的。希望某一年冬天,能来这里看到紫色的七级极光,那大抵是完美运气了。
17年旅行最满足的体会是,要在每一个地方都留一些遗憾,要开开心心接受这些小遗憾,来耐心和热心等待下一次相见。这是很乐观的态度了。比从前上了岁数,会认真了解保健品了,会花很多的钱在食用品而非使用品上。我们把到过的每个地方的游乐场都玩了个遍,一次次冲上又跌下,越飞越快乐。会幻想回去的生活了,会想去蹦极。
看到了墙壁上的:i am always tired but never of you.”
2017/07/14 | 瑞典
“凌晨,对着仍有车流的斯德哥尔摩:今天的飞行只有四十分钟,对着纯度饱和的蓝,看大气层快速流动,离开了芬兰的阴郁。瑞典一路晴天,非常非常多的房子,不是绿地。很大风,是北欧最近最冷的体感,但也许正是这样的风,才有大晴天。
斯德哥尔摩,很喜欢,连海的河流穿梭在城市中央,每走几步便是小桥。晚饭后沿着道路慢走,看见很远处粉紫色的日落线条。zt会在每天日落的时候和gy视频,而我会一直朝着日落的方向走路,今天甚至小跑了起来,跑到议会大厦前的拱桥上,望着稍微近一些的远处,藏在拐角建筑后的天空。我已经在很多个像这样的日落时分,跟自己说要等到那个人,陪我一起看日落,让我不用再一个人往前冲往前找,让我不会担心看不见而遗憾,让我不用因为对这样的孤独无法感到无动于衷而内疚。我不想一个人了。
斯德哥尔摩,道路有些复杂。每个司机都要弯弯绕开上一些时间。正好是这样,看到了许多街景。喜欢这座城市,想在这里好好度过。”
2017/07/14 | 瑞典
“觉越来越少了,今晚把从飞机上顺走的眼罩掏了出来,杜绝几个小时后的室内曝光。日落总是看不够的,今天是仙子一样的粉色,发光包裹着紫色云团。太阳不一会儿就落下了,夜幕降临前的灰大面积铺在天上。斯德哥尔摩游乐场外是我最爱的粉紫色天空,没有镜头比今天的眼睛采光准。我们打卡了三个游乐场,所有刺激项目,最后一个把我磕得一身伤,然后抱着麦趣鸡盒回家了。
这是我回国前倒数第二个完整日子:交警拦路,骑士驾马奔走在市中心,原来是什么公主的生日,大概会是下一届瑞典王后名门女王。斯德哥尔摩有很多路在修,公交不如腿脚便利。买了一些新鲜的衣服,两个人就开心得不得了。明天是旅行的最后一天,我们要换上新衣服,明天我要去一趟现代博物馆,留足回忆,喂饱相机。
你,永远爱我吗。”
2017/07/22 | 北京
“我们会悄悄丢失一些东西,然后又能在不知不觉中找到一些回来。
人们和尘埃竞步走,和空气比呼吸。
我们在大同小异的习惯中慢慢老去,每一天不像前一天的自己。
能吸色的风筝纸,和泛黄的印花布。一面铺在船中央,一片挂在船上方。
人们无法拨开眼前的云雾,却知道山在不远处。
人们以己悲喜。
我比从前安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