丈夫性无能,她吸毒、出轨致孕,女儿被扔进火炉臣欢膝下,颠沛一生最后尸骨无存!-教你扎头发编发

导语:前段时间,小陶虹演绎的“末代皇后”引起热议伊兰迪。郭布罗·婉容的一生,可怜更可悲。

“咱们家婉容又美丽又聪颖,将来定会婚配一位才德兼备的夫婿,幸福一生。”
“婉容是我们郭布罗家族的骄傲,以后也将成为咱们大清王朝的骄傲。”
“婉容,你是朕的皇后,是全中国最尊贵的女人。”
“来人,将皇后送去阁楼林心诚。朕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她。”
“朕从来没有爱过你,朕是日本人的傀儡,你是朕的傀儡。”
……

1906年11月13日,内务府大臣荣源府内诞生了一位小女孩,父亲荣源那时最爱《洛神赋》中“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”一句,便取名婉容。
亲生母亲在婉容出生后就“因产溽热而故”,从小婉容就跟着后母,母亲的姐姐生活。

婉容的父亲郭布罗·荣源,达斡尔族,旗籍满洲正白旗,是位开明人士,时任内务府大臣,一向主张男女平等,认为女孩子应该和男孩子同样接受教育法希。
所以婉容自小不仅学习读书习字、弹琴绘画,父亲还为她聘请英语老师教她英文。

1922年,婉容的照片被皇帝溥仪圈中,将她选为皇后。

(结婚当日场面)
其实当时溥仪第一个圈中者并非婉容,而是长相平平的文绣,只因文绣的衣裳花样好看。不过溥仪并没有话语权,最终他听从了端康太妃和生母瓜尔佳氏的意见,选了家室样貌都更优秀的婉容当皇后。
而文绣既被皇帝圈上了,也顺势被封为“淑妃”。此后在很长的一段日子里,婉容和文绣两人开始长达几十年的恩怨纠葛。

(左边为婉容 右边为文绣)
当时的清王朝已摇摇欲坠,但厚厚的宫墙隔绝了轰轰烈烈的大时代,保留了一个独属于满清贵族的小世界。作为万人之上的皇后,婉容初入紫禁城的日子还是舒坦的。

那大概是她一生最好的时光,溥仪待她很好。
除了男女之事外,两人的日常与一般夫妻无二痛快天空,一起谈天说地,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澳角村,一起在宫内骑自行车,一起摆弄洋相机,一起绕着留声机舞蹈,两个新婚燕尔的夫妇,快乐的只羡鸳鸯不羡仙......

只是好景不长,动荡的时局,一个无权无势的皇帝很快就被赶出了紫禁城,而婉容随后也离宫跟随溥仪前往天津居住。
但是对婉容来说,天津是她熟悉的地方,在这里她脱去了厚重的宫服,穿上最新潮的旗袍,蹬上小高跟脱毒舒,烫了头发,在各大百货公司购买自己喜欢的物件,俨然成为“租界摩登女郎”。
出入各大名利场,容光焕发曾馨嬅,日子过得如鱼得水、无比精彩、好不快活。

即使身处动荡年间,她也有着她的善良,1923年12月,婉容向北京“临时窝窝头会”捐赠大洋600元,以赈济灾民。
1931年,反常的气候造成全国性的大水灾。出宫已久的婉容,看到这样的洪涝灾害,立即捐出自己的珍珠项链及大洋。

然而,任何人在历史的车轮下都是一只无力的蝼蚁,即使她曾是一位皇后。
来到天津的第七年,发生了一起全国震惊的事件,就是“刀妃革命”。
淑妃文绣请律师将溥仪告上法庭,以其身体有缺陷不能人道为由,要求与其离婚,消息一出,舆论哗然。
经过一番艰苦拉锯战,溥仪最终同意,文绣终于离开了这个折磨她多年的炼狱,但婉容的噩梦却开始了。

对曾经尊贵无比的溥仪而言,被一个女人休掉是极大的耻辱,他将愤懑与不得志全推到婉容身上,两人由同床异梦而终致陌路。

1931年,溥仪抛弃婉容只身一人跟着日本人北上,他脑海里只有复国大业再无其他。婉容第一次尝试被抛弃的滋味。
但她不认输宋小澄,他要退隐,她随他;他要复国,她帮他。

1932年1月,婉容在日本人的诱骗下,来到东北跟随溥仪,从此她自己也落入阴谋的陷阱林曼曼,成为了伪满洲的傀儡皇后。

不仅一举一动都被监视卢兰青,溥仪的厌恶嫌弃更是让她绝望。
那个曾经对她柔情似水的男子已变得铁石心肠,即使她盛装出现在他眼前也视若无睹。婉容绝望了,她跟随溥仪到处颠沛流离,连这个男人都抛弃她,她已无家可归。
在度过无数冰冷寂寞的日子后,她拾起了他曾经教会她的“好东西”——抽鸦片。那是以前在宫里时她痛经难忍,溥仪教她的救命之法。

囚徒般的生活,和侮辱性的政治压抑,让她的痛苦无以复加。她只能把时间都花在了香烟和鸦片上,烟瘾越来越重。让她分不清现实与幻境,也催生出她毕生唯一一段绮梦。
她走不出这样的泥潭,也放不下虚设的欲望。 她也想像文绣那样离婚,离开这禁锢的牢笼,离开性冷淡的丈夫,寻找自己的幸福。而她的哥哥,为了自己的利益,家族的荣光,鼓励她和侍卫私通,更为了换取某种利益,把自己的妹妹卖给一个日本军官。

长时期受到溥仪冷淡对待的婉容,一方面有正常的生理需要,另一方面又不能丢开皇后的尊号而与溥仪离婚,通过哥哥和佣妇的牵线搭桥,李冠廷婉容先后私通了溥仪的随侍李体育、祁继忠。

这两个男人满足了她对男女之情的全部幻想,在东北无数寂寞的夜里给了她慰藉,直到1935年,婉容怀孕即将临产时,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溥仪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。
那个对她不闻不问的男人终于怒了,他把她打入冷宫,在婉容分娩后不到半小时便狠心命人将孩子扔进火炉。

经过这一次打击之后,婉容患上了精神病。仅仅两年的时间,昔日如花似玉的婉容成了一个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疯子,她已经不懂得梳洗打扮,整天喜怒无常。
唯有一个习惯还保留着,光岗就是每天还要吸鸦片。婉容被关在屋子里与外界隔离起来,溥仪派了两名太监和两人女佣伺侯她新绛吧,病得最严重时两腿已不能下地走路。

由于长久关在房子里,本来就有目疾的婉容,眼睛更见不得光亮,要用扇子遮著从扇子骨的缝隙中看人。
“荣源,你害了我,你害了我啊!你为了自己当国丈,害了女儿的一生。我这辈子完了,我要快死了宋朝灰姑娘,让我死吧……”偶尔醒悟时,她就会一直这样哭骂。
她是末代皇后婉容,活着,却是苟延残喘,与死无异。

离不得,又逃不开,一个心灰意冷的女子在萧索的房间里,独自挨过了一个又一个寒冬。

不久,傀儡政权垮台,溥仪扔下婉容仓皇出逃。
日本投降,伪满洲国覆灭。婉容随宫廷人员从新京撤到通化大栗子沟,后来又被送往吉林省延吉监狱。

一路颠簸流离和长期无节制抽食鸦片,原本虚弱的身体早已被掏空。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,婉容再也没有了生存下去的念头。
1946年6月20日早上5点,透过监狱的铁窗,之前一直歇斯底里呻吟的末代皇后,此刻静静地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她死了,年仅41岁。
死后,被人用旧炕席裹卷起来,草草地埋在延吉市南山。
尸骨至今无所踪。

后记:
三年以后,在伯力收容所过囚居生活的溥仪从家信中获悉婉容的死讯,似乎无动于衷。
解放后,溥仪后来与李淑贤结婚。1967年,因肾癌去世,1995年移葬于河北易县华龙皇家陵园。
2006年10月23日,婉容经其弟润麒同意以招魂形式与溥仪合葬于华龙皇家陵园,溥仪墓清献陵,谥号“孝恪愍皇后”。

从煊赫无比的皇后到残疾的疯子,荣华、颓废、放纵、毁灭的落差人生,令人唏嘘不已!
提起婉容这个女子,更多的是惋惜,她有着旧时代传统女子里的美好,却保守封建礼教下束缚的折磨,生在新旧世纪交替之际没有给自己某得一条生路,早早追求自由。

高贵的身份成了她思想的樊篱,她跨越不了。她本可以给两千年中国封建社会的帝后传统画上一个句号,但她不让它谢幕,以一人之力硬撑起这巨大的夜色。
她的悲剧,是历史的悲剧,更是自己的悲剧。
(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)
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
关注教你扎头发编发
新鲜资讯早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