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能青年旅店的不万能的喜剧-街角民谣陆军野战医院
不万能的喜剧
万能青年旅店
~
万青的歌比较难挑,好听的太出名,不好听的太不着调。
今天这首不着调的歌,特别的不着调,可是我很喜欢晋朝多少年,为啥喜欢我也不知道,免费网游加速器可能是因为大提琴,可能是因为小号。
接着昨天的话题聊吧学历姐,说到了关于逼格和审美的事。其实我对审美这事很绝望,尤其是因为我自己的审美水平,不怎么地,这种不怎么地仪琳扮演者,根植于自己的每一个末梢神经,也不知是不幸还是万幸爵迹燃魂书,我自己是有所感知的,所以在每一个需要表达自己的时间上,都如履薄冰。
审美这事,是强求不来的。好像你让一个能吃的人提要求他只会提多放半斤肉,一个没同理心的听众只在意唱的调门高不高,一个酒品不高的人只会喊再来一箱。这不是最绝望的,最绝望的是硅化石,一个没钱的人知道自己穷,一个肉多的人知道自己胖,可一个审美上不够丰富的人,却不会知道自己的审美的单一。
我还是觉得应该用是否“丰富”这个词来表达这个“不太好”含义,我实在是觉得审美这个事,不分高下。这个不够“丰富”却包含着几个意思,一个是没有拓展的空间和可能,一个是易满足于形式更为简单的享受,最重要的是,失去了自我思考的空间毕国祥。
一首歌烂了街的时候,就觉得好听了,这是从了众人的审美。一件衣服被明星穿了,就觉得好看了,这是从了权威的审美。这种因时而异的审美,我们通常叫它做品味,品味和审美颇有些相生相杀的意思,它是抽象的中原泪,流行的,短暂的,依附于时间的,而并非想审美一样,扎根于哲学、技术和美。当我们过度的沉浸于某种符号价值的品味中俏物悄语网,审美也就离我们越来越远了。我觉得这是《最炫民族风》们被嫌弃的真相果缘法师,而下一次被嫌弃的,可能就是《成都》们了。
我也无力拯救自己的审美飞刀问情,如我昨天所说的乔丹法则,好像欧阳锋怀揣着满是怪文的九阴真经却时时不得一窥门径,好像奎木狼化作的黄袍怪每日守着公主却日日不得一亲芳泽。我唯一略感欣慰的就是,还有那么一丝一厘反思的意识。
作为一个自命不凡的普通人,我愿意接受这世界上个体多样化的设定,在反思中努力提高或者丰富自己的审美能力。而不做那一根烧死真理的柴草,可能是我辈匹夫们最大的责任了。林杰妮

每晚如期而至,送你我们最喜欢的音乐,长按关注街角民谣
《不万能的喜剧》
哎愉快的人啊与你们一样我只是被诱捕的傻鸟唉......不停歌唱哎悲伤的人啊与你们一样我只是被灌醉的小丑哎.......歌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