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历皇帝朱翊钧(三) 《明朝那些事儿》之-小鱼叔

2018/07/12 读书笔记(38)
对于明朝官员,我是一万分的佩服,除了言官们是职责所在,今天骂这个,明天骂那个,闲来无事了再骂骂皇帝,也无话可说胡维勤。至于那些文官,不但骂功了得,说话也是绵里藏针,百转千回,非说你个无言以对不可。最让我佩服的当属首辅大人申时行,绝对是一位“混功”无敌的人才。万历比较懒燕赤凤,不喜欢上朝,经常以身体有恙推脱上朝,弄得底下官员纷纷上书“骂”皇帝。其中,最出名的要属雒于仁的奏折了牛玉强,这个人非常有勇气,从不怕得罪人雅荷四季城,据说,是穷日子过惯了,光脚不怕穿鞋的,什么也不怕,当然,这里也包括万历这尊大佛,就是看不惯你锦上添花造句,骂骂最多也就是杀头,老子不怕。然后,一篇丝毫不避讳的指出万历有病的奇文便面世了,关键是,一文骂成名。后世俗称为“酒色才气疏”,开篇直截了当的说:陛下之恙,病在酒色财气者也,夫纵酒则溃胃,好色则耗精,贪财则乱神,尚气则损肝。直接点明武冈二中,皇帝你的病在于喝酒、玩女人,伤身。搁谁也受不了这样直言不讳啊!更何况是万历。万历当然很生气,但又感觉无计可施,冯天魁被骂了,忍气吞声吧!自己心里气不过,但反驳吧帕罗狄亚,又不知如何反驳,问题就来了。接下来,就有了申时行与万历有趣的对话,申时行和稀泥的功夫真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得了的。来听听。万历向申时行发牢骚缇可春季篇,自己哪里有饮酒好色了?谁人不喝点小酒,偏宠郑氏不过是因为她比较勤劳,贪财更是无稽之谈……申时行认真的听着,话也插不进去,等万历大声呵斥,他就是出位沽名。申时行才说上话:“他确实是为了出名,但陛下如果从重处罚他七大浪费,却恰恰帮他成了名,反损皇上圣德啊!”“如果皇上宽容免运费,不和他去一般见识酥鱼的做法,皇上的圣德自然天下闻名!”最后一句更狠,“皇上圣度如天地一般,何所不容!”这帽子戴的,高明!但皇帝心里气不过啊!那申时行就继续他的言论。“陛下,此奏本原本就是讹传,如果要重处雒于仁秀逗糖,必定会将此奏本传之四方,反而做了实话啊!”“其实原先我等都已经知道此奏疏,却迟迟不见陛下发阁惩处,我们几个大学士在私底下都互相感叹,陛下您胸襟宽容,实在是超越千古啊!”“所以以臣等愚见,陛下不用处置此事,奏疏还是照旧留存吧,如此陛下之宽容必定能留存史书,传之后世,千秋万代都称颂陛下是尧舜之君,是大大的好事啊!”虽然皇上听了,脾气上来还是气不过陈朕冰,但申时行也直截了当的摆明了态度,不能发,闹也没用。皇上就乖乖的默认了亚伦格林是谁。申时行的这些话说的,实在有水平,既拍了马屁,又把事情解决了,还两边都不得罪。就像书中说的,七年间,上哄皇帝彩虹旗泡弟弟,下抚大臣,即使有个把个不识趣、不配合的,也被他轻轻松松地解决掉,混得可谓如鱼得水。这就是申时行的厉害。不服不行。生活中神偷大盗,很多时候,我们把会说话看作是情商高,但真正的会说话,是让人如沐春风,忍不住的想要听下去,而并非为了展现自己的情商高而虚张声势的夸夸其谈。申时行的不只是高情商,还有极高的智商与专业素养在支撑,若离开了对万历皇帝的充分了解,洞悉周围细微之变化玫瑰张婧懿,以及对朝堂的专业把握黄天崎,怕是即使再高级的说话水平,也做不到左右逢源吧!万历,等着后面方正谭黑,你与臣子们更加精彩的“表演”……(注:加粗段落均为书中原话町井勋!)

春风十里
不如你
关注我
你最美
?
书/文艺/美